欢迎来到lol下注平台器材有限公司官方网站! CN | English Website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新闻中心 > 佛教西域:从天山到玉门关
新闻中心

佛教西域:从天山到玉门关

日期:2020-10-13

 

中国历史上出现过两次“西学东渐”,分为西域和西域。

来自西域,是以佛教为主流的西学,来自印度和希腊化世界;从西方来看,以基督教为主流的西学从欧洲经大西洋和印度洋传到南海。这两次“西学东渐”,一次发生在汉唐——年的中年;曾经发生在明清三三三五四近代,都改变了中国文化的面貌,改变了中国人的思维方式。

安子之旅:让佛教说汉语

佛教东传。如果用直线标出,计划从西北向东南贯穿中国,从天山到天台山,横跨黄河、长江流域,从对山到对海。

而第一个这样走路的,是剩下的太子安世高。东汉时,他从中亚进入中国,走的崎岖不平,东,东,再东……如果从犍陀罗一路走到敦煌,他会看到什么?在从岭以西,不用说,他进入天山走廊应该会遇到龟兹。

最早出现在班固《汉书西域传》年的龟兹,是汉朝西域36国之一,距长安7480里,6970户,81317人口,21076兵,仍是西域大国。

安世高去世时,龟兹尚未成为佛教国家,举世闻名的壁画和基齐尔千佛洞仍在酝酿之中。我们不得不等待有人播种。听说第三宫派人去教书,播下了佛教的种子。安世高也是种植者吗?我们假设他也留下了解释的痕迹。

经过这里,不仅有一千个佛洞,还有一个和尚,就是鸠摩罗什。据说卡尼斯卡国王到Avaghoa的故事是为了这个高僧而在龟兹重复的。目前,在秦代的《福剑》中,有一些僧人从龟兹归来,称赞鸠摩罗什。道安和尚劝傅坚邀请罗师入华。傅坚得不到,发兵西域,斩龟兹。然而拉什归来,时代变了,前秦变成了后秦。

安世高毕竟是先行者,比鸠摩罗什早200年左右。他去了中国,天子没有邀请他,国王也没有抢他。他一个人去,听说前世有因果,想在中国结束自己的生命。

除了龟兹,他可能去过于阗,但是两个国家,一南一北,于阗在南路,龟兹在北路,选一个怎么能同时走两条路呢?这只不过是说他利用安子之行来谈论一般的西域风俗,但他并没有真正提到安子的道路。他用“游遍西域”的眼光去看中国西部的一个文化景点。

于阗建立的时候有很多传说,效果和阿育王有关。被认为是喜马拉雅山北麓孔雀王朝的彩蛋,但它是一个具有多元文化基因的彩蛋。

当安子来到这里的时候,他应该已经看到了“汉服二体钱”。由于钱币上刻有汉文和鲁文,并饰有马的图案,在和田较为常见,故称“和田马钱”。和田不仅玉更漂亮,马也更多不是吗?硬币正面,鲁鲁文:大王,万王之王,大者,库格罗莫耶迪。反面有中国人:重24铢。

文,意为“驴唇”,由仙人驴唇所创,又名驴唇体文。起源于犍陀罗的都鲁文,可以追溯到公元前,在希腊化世界盛行数百年后逐渐消失。但丝绸之路沿线各国仍在使用,可能要用到7世纪才放弃。这应该是中国式世界和希腊化世界结合的金融象征。

继爵之后,龟兹出现了“龟汉币”,但在货币体系上,已由希腊化币变为中国铜币,称之为“龟兹五铢”。然而,直到三国时期,它才瞥见安子。

和田玉也是玉文化中的皇冠。那让人有远处良渚人和田玉的诗词。和田玉,在床底下

随着人类的大和谐,安息王子有了前世来中国终结。总之,他带着佛教的流传和因果的种子去了东方。

从于阗往东,还有一个属于小国,叫京觉。和于阗一样,他也信奉佛教,也是用塔鲁文和汉字治国。精致的人把自己的信仰刻在木板上,留下一片片木制佛像,在木板上书写自己的文字。除了鲁文简牍之外,还有其他汉简,可能是当时西域地区常见的文字。

西域城邦是希腊化的,塔鲁语写驴唇早就开始了,汉字来的晚。张骞过西域后,韩设立都督府治理西域时,西域人会说汉语,会写汉字,作为公文,通行西域。所以西域各国都是双语的,翻译都是做好口译和口译准备的。

安世高是汉初佛教的杰出翻译家。他共翻译了40卷34部佛经,26卷22部佛经。但是他是到了洛阳才翻译的,还是边走边翻译的?现在已经认不出来了。我们知道他来中国的时间是“汉初桓始于仲夏”,大致在二世纪中叶。然而,不可能调查他何时休息出发,在西域旅行了多长时间。

相比之下,唐玄奘取经时,会按照时间和所在的先后顺序写一本书《大唐西域记》,记录他的行程和见闻,因为他脑子里有一个叫“历史”的工具,他的历史履历告诉他该怎么做,怎么做。安世高的脑子里充满了循环和因果。他对现在发生的事情视而不见,将来可能会成为历史的工具,因为和流通相比,历史真的不算什么,和因果相比,现实不值一提。所以,他可以放弃其余王朝的王位,去中国,去前世之约。

他一个人去中国,没有公务,纯粹是自由的。虽然他不在王座上,但应该不缺纠葛。而且,他到了一个到处都是佛教的国家,已经迫不及待的要讲经了。所以他是当时第一个千里迢迢,通过传教或翻译经书,让他定居下来,让佛教讲汉语,讲流通,讲报应。

他原本是一个休息的王子,但他能够在塔鲁文和中国人之间切换,这应该得益于他在西方国家的深度旅行。那些简牍上的汉字不仅优秀,而且在整个西域地区普遍使用,不仅在简牍上,在晋代也是如此。汉简可能是官文,而汉锦则多是个人财富。

在尼雅古城遗址的墓葬中,发现了一对合葬在一起的夫妇,他们被包裹在汉锦之中,并绣有“昏君万岁”的缤纷图案。“昏”是婚姻。这不是大汉皇帝赐予的婚姻吗?

这么一床锦被,多有钱啊!《米卢文》一书中提到了一个生意。因为饥荒,国王卖掉了一件丝绸夹克,以换取16英里码的救灾谷物,约300公斤。墓中出土了一块锦缎护手,上面绣着“五星出东,惠华”。护手上,鸟、白虎、兽在云纹图案间游走,配合文字。这句话,出自《汉书天文志》,原句是“天上五星,积于东方,意大利,中国;积累在西方的“夷地争利”,用五星的天文,对应工具的地理,然后是夷地,就像太史公所谓的“天人合一时”,谁会想到它会在西域的完美国度里泛滥。

有人说这块汉锦可能和汉宣帝有关。汉宣帝时,羌人造反,汉宣帝命赵充国抗叛,终于成功了,因为还有一块锦缎绣着“讨南羌”四个字,是一起念的,就是“五星出东,惠华讨南羌”。自周秦以来,中国的大事有

楼兰是一个古老的国家,在汉代被称为鄯善。其国虽小,地位重要,已成为南天山路毗邻天山走廊和河西走廊的枢纽。从此沿着丝绸之路向西走,塔里木盆地周边,绿洲众多,小国盘踞。北路通向龟兹,南路直接通向于阗,但是很完美,或者说是靠于阗,或者说是属于鄯善,就像鄯善面对匈奴和汉族一样,这是国际地缘政治博弈和西域水土习惯造成的

西域的水游走在绿洲和沙漠之间,人以水为生,所以习惯了流浪,人的建立和国家的建立也是如此。这是适者生存的本能,也是国家的生存本能,不是道德所能追求的,从而形成了“游国”的特点。

楼兰始建于中国,位于塔里木河下游。有一条支流孔雀河穿过它。然而孔雀河断断续续,飘忽不定。它建立在这里,中国也是。所以在汉匈之间摇摆。

当中断没有停止时,它将被干扰。汉军驻扎楼兰时,耕田打仗,希望从下游到上游。楼兰这个水土资源有限的畜牧业小国,能忍受汉军的大规模屯田?楼兰人大发动,只有四万男女老幼,汉兵到了,驻扎在这里的有一万多人,小国难以供养。只有军用战车,为战争而战,团结农耕而战,在西域才是辉煌进取的。

军屯给楼兰提供了新的生产方式,可以让它繁荣一时,但很难持续下去。一个本来可以零增长自给自足的小国,却被拴在了汉朝做大做强的车轮上。整个塔里木河流域入驻,原本缺水的楼兰越来越缺水,荒漠化也只是时间问题。

有时,一种新的生产方式所涉及的风险比战争中的风险更深刻,会给一个国家带来根本性的变化。只是沙漠边缘的几个绿洲,水土有限,哪能禁得起永久的荒地?而战争,当然是要摆在我们面前的,即使是为了现在的胜利,我们也要敢于思考,敢于去做!先治理国家,就要治理河流,掌握国家命脉,找到河流源头,掌握世界命脉。

汉人以剑耕西域,“屯田于良田,置驿站于要道。赤姐走岗位,不停留在时间和月份,商家卖客户,每日付款都在塞下,”《后汉书西域传》说。但这致命的自负害死了楼兰古国。到了安子,楼兰依旧繁华,到处都是汉锦,宝塔高耸,玉人无数。当金和尚经过这里的时候,这里已经焕然一新。根据《佛国记》,那是“地上没有鸟,地上没有动物,眼睛睁得大大的,只有死人的骨头作为鉴别耳朵”。

从富人和富人到死人,这种变化是怎么发生的?

听说楼兰为了掩人耳目,还立法划界:谁砍树根,罚马!砍树枝的惩罚一头牛!但是面对汉军屯田,立法是没有用的。除了军事仓库的水利透支之外,瑞典人斯文赫定在《游移的湖》年指出了一个更严重的情况,即公元330年塔里木河改道,罗布泊搬迁,使楼兰荒废。

在和定看来,罗布泊是楼兰的命脉。生命线拆了,楼兰就死了。罗布泊自然是一个“游湖”。即便如此,我们还是要问,塔里木河改道与军屯无关。军屯体现了农耕文明对于游牧的自负,王朝中国对于西域的自负。对楼兰来说,从这两个概念中产生的控水文化是致命的自负。

当荒地从楼兰到龟兹,地处塔里木河上游,需要在上游蓄水,这样会分流老河,干涸老湖,切断下游。这是致命自负造成的致命打击。

当安子来的时候,他走在这种致命的自负中,佛教在他心中极其沉重。

汉唐时期,在西域,也有自己的治理。汉朝统治西域没有佛教,何乐而不为?佛教东传还在半路上,比如安世高。当时的佛经翻译是四方的,佛教没有普及,成为国家的武器。到唐朝统治西域的时候,中国佛教已经兴盛起来,然后佛教在兵法之外得到推广,使得胡、韩成为共和派,中西合璧。

敦煌和长城

从楼兰往东,是敦煌。进入敦煌有两个障碍。

一个是阳关,是南路的收支关口,一个是玉门关,是北路的收支关口。和田玉入关,故称玉门关,安世高随玉门关玉流入。

他一路旅行,拜访的都是佛教国家,但到了敦煌,佛不见了,能看到的只有长城。敦煌的汉长城不是用砖石砌成的,而是用红柳、芦苇等植物的枝条,铺上土砾,夹上芦苇,再铺上土砾,层层夯筑,分段修筑,连成一堵墙。

在长城内部,在洼地上,有一个细沙,名叫“田甜”,用来检查脚印。长城沿线,每十里就有一个烽火台隧道,十里有一个大码头,五里有一个小码头。灯塔隧道由警卫守卫。敌人来了,白天烟起,晚上火起,警戒三里。敦煌有80多个烽火台隧道,都是用土做成的梯形方柱。建造它们有三种方法:第一,用黄色粘土夯实;第二,它们是用夹在红柳树中间的天然板土和石头建造的;第三,它们是用夹着芦苇的土坯建造的。烽火台隧道,大多位于长城内部,建在高处,一般高达七米以上。

到了河西走廊,和天山走廊明显不一样,最显著的是长城。

天山走廊没有长城。长城治理是中央集权的象征,用长城沿着农牧分界线划分国界。长城走到哪里,就被纳入县制。长城外是国家体系,由都虎符治理。西部地区虽然不是集权统治,但也没有脱离统一的屏障。

长城不仅是国家主权的象征和军事防御体系,而且具有国防作用。也在国家的边疆,长城沿线,打造大都市,发挥经济发展和大都市建设的作用。

河西四郡的崛起是长城向西域延伸的产物。汉代最早的玉门关,原位于嘉峪关的石关峡,随长城穿越河西走廊向西移动,从石关峡向敦煌西北方向移动。

提起玉门关,人们首先会想到唐诗,这是唐诗与远方。

我们可以通过想象唐诗中的玉门关来确定玉门关的大致位置。

王昌龄咏李广《不教胡马渡阴山》,胡曾咏班超《西戎不敢过天山》。这两首诗反映了汉代西域汉族家庭的希望。我们在李广《不教呼玛都阴山》的领土守卫战中没有看到玉门关。到了班超,已经是“西戎不敢过天山”,开始怀念玉门关——,“唯思生于玉门关”。文人从军,居西域。玉门关是中国的代表。

当时天山还是西域,不能算是中国的土地。那些小城邦仍然是希腊化的世界遗产。虽然他们被纳入中国式的世界治理,但他们未能与中国融合。很难想象像班超这样的历史学家的孩子会回到只有佛教的世界。对他来说,玉门关外,天山脚下,就是西域,只有能进玉门关,才能回国。班超回到家乡,出生在玉门关

所属类别: 新闻中心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

关于开元
 
产品展示
 
新闻中心
 
企业文化
 
联系开元
 
公司简介
荣誉资质
友情链接
病床
轮椅
助行器
便器椅
配件
 
公司新闻
行业资讯
公司理念
服务支持
联系我们
客户留言
©lol下注平台器材有限公司   沪ICP备0504567号  中企动力提供网站建设


地址:上海市松江区泗泾镇九干路260号
电话:86-21-57632424(总机)      5762644(销售)
Email:
admin@kaiyuan.net.cn  kaiyuan@admin.net.cn